欢迎来到快播彩票投注平台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幼林深处我的“摆渡人”?——教师专业成长中的重要他人
2017年05月21日 16:27  点击:[ ]
舟山市机关幼儿园 陈萍萍

只因简单地喜欢小孩子,我毫不犹豫选择当一名幼儿教师。5年的师范教育,更让我对教育这份职业满怀期待和崇敬。临近毕业时,我常想象以后的每个清晨用微笑迎接每个天使,每次游戏都要渗透着爱的教育,一汤一饭、一衣一裤我必须细心关注,耐心同家长交流小天使们每日的成长......

可是,真正踏入学前教育这扇门时,现实日复一日的磕绊、碰撞让我惊觉当初美好的怀揣似乎遥不可及。孩子们的眼神在告诉自己,我的课堂并不那么吸引人;园长的谆谆教导里流露出我离合格还有很大距离;家长的紧张中,我沮丧自己的照顾并未让她们放心;社会的标签里,我徘徊在教师和保姆中间......蓦然回望,我一直努力在和教育谈一场盛大的“恋爱”,但最终感动的只有自己,我炽热的目光不知何时少了几分坚定,变得彷徨、迷失、不自信。

不过还好,十字路口,我遇见了你——我的“摆渡人”。

母亲:教育没那么复杂

人常说,幼师对自身孩子有很大的教育优势。他们认为,幼儿教师愿意花千倍百倍耐心教育别人的子女,便会更细心对待自己的孩子。可是,每当自己披着晨露上班,傍晚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但面对自己襁褓中的孩子哭闹不止,扑腾双手贪婪地渴求再多一秒的偎依时,我却总是吝啬、甚至呵斥他的“无理取闹”。

这时,我的母亲便会及时、温柔地抱起孩子,哼呀小唱、或是安慰或是耐心地陪着孩子游戏......细细想来,她能理解我的工作是神圣的教育,可是我却把教育这件事只局限在工作上。偶尔向母亲抱怨学校家长的苛刻、繁琐要求和各种不理解,母亲笑着说:“哪有一个教师可以让所有家长满意,但你和家长的出发点是一样的,那就是都很爱孩子,所以教育一点都不复杂。”回想每次孩子穿多了穿少了或是哪里有点疹子,母亲总能比我更早地发现孩子的问题,并及时处理好。我想如果我也能主动留心园中孩子们的小细节,及时发现并引导孩子改正小问题,家长对教师的认可应该就会升温。母亲虽没受多少教育,但她朴实的言行,总能如甘霖般滋润我久旱的心田。

姐妹:一起经历,不那么苦了

有一种工作,没有经历过就无法体会其中的艰难;有一种艰难,没有体会过就不知其中的快乐。十字路口,“同道”姐妹们的陪伴和理解便是最长情的礼物,高声呐喊从青春走到白头。

每次聚一起,喜欢调侃自己无所不能:像导演,自编自导;像文秘,通晓各类办公应用;像民警,解决各家案情纠纷;像魔术师,创造出美丽王国。面对家长的指责和不理解,我们有过委屈和辛酸;面对上级的教诲指正,我们有过压力和灰心;但只要听到你们上完课些许沙哑的声音,还不忘炫耀孩子们沉醉课堂的满足笑容,看到你们灯光下绞尽脑汁备课而忘记吃饭的可爱模样,望着你们为排练一档精彩的节目而争论不休的认真劲,我便知道,你们说的都是气话,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对教育的执着,感恩让我重拾对教育的那份悸动。

培训导师:当老师,你幸福吗

印象中,有一位专家的教育专题讲座让我重新审视自己对教育的态度。他一开场便问在座的我们:“当老师,你幸福吗?”我想,我的回答喜忧参半,教育算是甜蜜又忧伤的职业。随后,那位专家说,“如果你对职业不满意,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改变职业,要么改变心态。”专家向我们讲述了属于他自己和孩子们的故事并欣慰地感恩自己收获了一个幸福的教师职业人生。在她看来,教育应当是温暖别人的同时也温暖自己。

联系自身实际,我的内心告诉自己对幼儿教育还充满无数憧憬、充满着无数梦想。看吧,孩子的世界多美好:没有所谓的假面,我们大可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生气就生气,想撒桥就撒娇——就像最近很红的那句广告词,如果你知道要去哪里,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这就是梦想的力量——我的教师梦。从教8年,我的第一届孩子已经上小学8年级,只要相逢时,一声亲切的“陈老师”就能让我开心好久;每年的教师节,数条祝福短信让我感怀被人记得的感觉真美妙;带上红领巾了,孩子们就会第一时间与我分享他们的喜悦……点点滴滴,我想这就是教育带给我的点点幸福。

教育之路漫漫,我需要努力和思考的地方还有很多,心若向阳,何处不是花开,我期盼着成为一个有故事的幸福老师。

幼儿:渡人,渡己

苏霍姆林斯基曾说:“在儿童世界给我们带来的极广阔的情感领域内,有愉快的和不愉快的、高兴的和伤心的曲调。善于认识这种和谐的乐声,是教育工作者精神饱满、心情愉快和取得成功的最重要条件。”如果你把孩子看成是令自己心烦的人,那么你就会感到心烦;如果你把孩子看成是可爱的天使,那么你就会变成快乐的天使。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工作,成长自我,我也一直将此作为我的教育箴言并努力践行之。

上学期坐产回来的我,插班进入了22个男生、10个女生的大三班,班级孩子有的个性张扬、有的敛而不露、有的甚是“自由”。虽有气急的时候,但更多的是惊喜和欣慰相伴。面对无限灵动的小孩,偶尔制造的小闹剧何尝不是成长路上的调味剂呢?我以为,教师渡孩子成长的同时,孩子也在渡教师成长。记得一次因为喉咙不适不方便大声说话,班级最调皮的孩子董珈源主动要求当我的“翻译官”,连最爱说话的几个孩子也安静不少,那一刻让我内心不由被孩子们所感动。

因此,选择教育孩子,就选择了享受成长的快乐,这份成长是双倍的、双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