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快播彩票投注平台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经历的人,经历的事——论青年教师专业成长中的关键他人
2018年05月23日 11:19  点击:[ ]

南海实验小学 桂平圆


时间都去哪儿了?恍惚间已工作六年,退去了刚毕业时的青涩和无畏,留下了是些许的从容和淡定,甚至还会以老人的姿态,去关心新的人事。无所谓蜕变,无所谓进步,只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一切都在诉说着时间未曾悄然离去,只要经历过,必然能留下痕迹,即便淡淡的一条,那也是成长的轨迹,足以使人欣慰。

刚分配工作,我抱怨过,气愤过,伤心过,为什么是我被安排在千荷这样一所特殊的学校,工作三年没见过一位家长,成天批着9本作业本,终日围着他们的生活转,包括洗衣,吃饭,寝室卫生,时不时还得扮演警察的角色。作为老师最本质的那一部分,接触或研究的实在是少之又少。即便是这样,我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渐渐地发现,我所教育的孩子是多么单纯可爱,尽管他们缺爱,尽管他们的成绩可能在别人的眼里还不够优秀,但是他们让我担当起我这个年龄段不曾担当的那份责任,那就是“母亲”。在那里,我们很戏谑地称自己是他们的“娘”,尽管我很年轻,但我的确扮演着母亲的角色,我的那份温柔,那份体贴,那份对孩子的爱怜,在了解了他们可怜的身世后,被一一唤醒,于是对孩子我多了些耐心,多了点理解,多了份宽容和期待,这是他们给予我最好的始业教育。。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心灵最初的成长在千荷磕磕绊绊中完美演绎。莽莽撞撞,忧心忡忡来到了南海,一切从头开始,截然不同的孩子,截然不同的心境,我把这里当做我教学生涯第一站。上班第一天,我当头棒喝,小学教育文科专业出身的我竟然不用教语文,而是投身到了《品德与生活》教学的行列中,内心有点小纠结,有点小彷徨。再一次与设想的不一样,这一次的突如其来我也必须接受。福祸相依,我知道我是幸运的,学校的良苦用心我感受得到,有了师傅,有了同伴,有了学习的环境,有了充足的学习时间。原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这一年我不轻松,但我很快乐。这一年我利用闲暇时间,好好练字;这一年我在师傅的课堂中不断吸取;这一年我充当消防员,哪里需要我,我便义不容辞的出现救济;这一年我和太多的孩子做了朋友,一年级到六年级随处都能看到和我打招呼的孩子;尽管我仍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但我拥有了一大批如弟弟妹妹般的孩子,他们告诉我和他们做朋友才能走进他们的心里。

所有力量的储备已经完毕,我拥有了自己的班级,拥有了和我最亲的44个孩子,他们整天围在我身边,和我诉说着各种新奇的小事,我耐心地听着,有时还得演演戏,露出夸张的表情,待他们心满意足之后,再疲倦的回归自己的世界,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他们真的很亲,我和他们一起玩,一起学习;但是,年轻,我不清楚日常细节决定一个班级的班风班貌;我不清楚奖励要远远优于惩罚,激励才是王道;我不清楚逃避最终解决不了问题,家长一定要拉拢;我不清楚,有时我必须放下我的小骄傲,去安抚家长,安抚学生。太多的茫然和不知所措,太多的不清楚,但转眼已是六年。岁月的痕迹不仅留在了脸上,更印在了心里。由于各种原因,我再一次迎接了一个新的班级。新的人,新的事,新的挑战,新的成长。我对自己说,内心强大,谁都打不倒你。

又一群花儿一样的孩子,围在了我的身边,又一群满心期待的家长向我走来。孩子还是那样可爱,问题还是那样层出不穷。但面对这一切,我变得从容和淡定。我知道孩子终究是孩子,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世界,每一个世界都需要我们精心呵护,即使她是不完整的。

班里竞选“班长”一职,黑压压站起一片,最后一个站起来的是“小成”同学。上台竞选我按照座位顺序来,小成坐在第三组最后一桌,他还有很长的时间准备上台。其他小朋友有的拿着讲稿,有的甚至脱稿一个个声音洪亮,自信十足地上台发表竞选演说,但是套路都差不多。过了一会儿,我突然看到小成低着头,拿着笔在纸上写着什么,于是我走了过去,拍下了这张照片,这是一张蓝色的彩纸,已经撕得变了形。上面写着“我要好好学习,好好看书,听老师的话,好好做作业,好好练习,卫生,不打架”。我一下子明白了,他根本没有准备,只是借着这股潮流,也想去凑热闹,听了几个竞选者,他大概也明白了一些套路。终于轮到他上台了,他拿着话筒,把这样特别寒碜的蓝色卡纸拿了出来,自信地读了起来。教室里哄堂大笑,我却为他鼓掌,多么单纯的孩子,多么淳朴的孩子。我在班级里大大夸奖了他,表扬了他的竞选稿,是多么真实,多么真切。他站在那儿,笑得更灿烂,更起劲了,在他的鼓舞下,一些没有准备竞选的孩子,也大胆地拿出本子,当场开始写竞选稿。42个孩子,38人参与竞选。我很庆幸,发现了孩子的需求,他们想要有成功的体验和感受。我努力为他们创设条件,借此酝酿出成功和自信。只有经历过,才会懂得什么是孩子的需求;才会明白体验和感受是多么重要;才会有所创设,给予机会,孕育希望。

“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地做一件事,是的,我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他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用他五岁的手指,孩子你慢慢来,慢慢来。”这段话我摘自台湾作家龙应台的《孩子你慢慢来》一书,我反反复复读了很多遍,心中总有说不出的酸楚和感动。是的,我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等孩子们慢慢来。

无论是千荷的那9个孩子,还是南海的那一群娃娃们,他们就是来渡我的小菩萨,不断地锤炼我,不断地让我重新认识自己。每一户家庭,每一种截然不同的问题和要求,所有的家庭都在期待老师对自己孩子的关注。很多时候身心疲惫,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必须经历的,也必须去学会经历,处变不惊已经是我的收获,经历的人,经历的事,我期待着……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感谢有你,亲爱的孩子们!